山西汾酒整体上市之乱:收购资产经营异常 独董
首页
阅读:
admin
2020-02-13 15:28

  收购的资产违反税收管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独立董事一个独立性存疑、另一个是个欠款高达8500多万元的“老赖”。

  《三国演义》第49回:“云长曰:‘愿依军法。’孔明曰:‘如此,立下文书。’云长便与了军令状。”

  山西人似乎总与军令状有缘,二十一世纪再度出现一位立下军令状的“上将”——李秋喜,被誉为“汾老大”的掌门人,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五届评酒会从未缺席,计划经济时代的“品质老大”,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创造了业绩“六连冠”,中国A股市场第一家上市酒企,这样的光环闪耀,并沉重。

  2017年2月23日上午,山西省国资委21层会议室,李秋喜与山西国资委签订了2017年至2019年三年任期经营业绩目标考核责任书,并发出了坚定的承诺。

  2019年11月25日晚间,山西汾酒连发19份公告,其中包括《关于收购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汾青酒厂100%股权的议案》《关于收购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部分资产的议案》《关于收购山西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10%股权的议案》《关于收购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宝泉福利有限责任公司部分资产的议案》《关于收购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土地使用权的议案》《关于收购山西杏花村义泉涌酒业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资产的议案》等。

  据天眼查显示,2017年9月21日,孝义市地方税务局第一税务所发布孝地税简罚【2017】281号决定书,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汾青酒厂因违反税收管理被行政处罚。

  2017年5月17日,因未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十条规定责令的期限内公示有关企业信息,山西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公司投资的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四川有限责任公司被邛崃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2018年7月10日,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山西杏花村汾酒销售有限公司投资的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类饮料有限公司被汾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据《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显示,未按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未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十条规定责令的期限内公示有关企业信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企业都应当载入经营异常名录。

  该《办法》为规范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保障公平竞争,促进企业诚信自律,强化企业信用约束,维护交易安全,扩大社会监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等行政法规和国务院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

  王朝成,山西汾酒独立董事,此前任期从2016年5月16日至2019年5月16日,据2018年年报显示,他在山西汾酒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6.5万元,2019年11月再次被提名为第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

  据天眼查显示王朝成旗下有30家公司,其中包括在酒行业极富盛名的北京盛初营销咨询有限公司(现更名:北京盛初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初咨询,王朝成担任法人)、北京微酒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酒传媒,盛初咨询持股71.1%)、北京易酒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酒批,王朝成担任法人)等等。

  在盛初咨询控制的微信公众号“微酒”中,曾多次发布疑似山西汾酒的推广文章,比如汾酒交出亮眼“期中卷”、“红花汾酒”打造红色经典、汾酒“双箭齐发”加码国际化战略等。

  2015年微酒传媒公开报道显示,易酒批与年销售额10亿元的虹通酒业合资成立临汾易酒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天眼查并未查到,只查到山西易酒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虹通酒业是汾酒临汾地区总代理,是汾酒旗下“金家酒”的独家品牌运营商,这家成立于1985年的老牌酒商,历经3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临汾地区酒商龙头。

  “金家酒”是汾酒集团出的吗?笔者电话联系虹通酒业工作人员得知该酒确实为汾酒集团出品,并非虹通酒业出品,并且表示这款产品在汾酒集团已有20多年历史。

  但在向汾酒销售公司求证后却遭到否认,带着疑问再度联系到虹通酒业工作人员,对方肯定到表示:“该酒确实为汾酒集团出品。”

  “金家酒”到底姓谁意外的成为了一个新的疑点,但依旧不能避开王朝成作为山西汾酒独立董事的独立性问题。

  在2019年11月山西汾酒的一份《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提名人声明》中显示,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现提名杜文广、王朝成、樊三星、贾瑞东、王超群为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并已充分了解被提名人职业专长、教育背景、工作经历、兼任职务等情况。

  该《声明》明确表示“为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或者其各自的附属企业提供财务、法律、咨询等服务等人员”的情形不属于具备独立性的要求。

  而盛初咨询、微酒、易酒批从咨询服务到电子商务合作,山西汾酒的独立董事王朝成及旗下公司与汾酒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杜文广,山西汾酒的另一位独立董事,资历略老于王朝成,任期从2015年5月16日至2019年5月16日,据2018年年报显示,他在山西汾酒获得的税钱报酬总额也为6.5万元,2019年11月与王朝成同被提名为第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其担任法人的山西发鑫集团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第一条:被申请人山西发鑫集团有限公司给付申请人袁永庭人民币64.75万元及利息,给付申请人利息款657962.5元(2015年2月28日之前),案件受理费10275元。

  第二条:被申请人山西发鑫集团有限公司给付申请人李杰杰人民币64.75万元及利息,给付申请人利息款657962.5元(2015年2月28日之前),案件受理费10275元。

  第三条:被申请人山西发鑫集团有限公司给付申请人王喜恩人民币64.75万元及利息,给付申请人利息款657962.5元(2015年2月28日之前),案件受理费10275元。

  第四条:被申请人山西发鑫集团有限公司给付申请人李高堂人民币64.75万元及利息,给付申请人利息款657962.5元(2015年2月28日之前),案件受理费10275元。

  其结果不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就是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

  不仅局限于河津市人民法院,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都先后在近几年发布该失信被执行人的详情,仅杜文广担任法人的山西发鑫集团就欠款高达8500多万元(具体金额为:85008288元)。

  收购的资产违反税收管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独立董事一个独立性存疑、另一个是个欠款高达8500多万元的“老赖”。

  从山西汾酒连发19条公告前一天11月25日白天,山西汾酒收盘价为92.92元,截至12月16日全天报收88.01元。市场没有对汾酒的整体上市做出反应,可能是投资者并不看好,也可能是市场早有预期。